网站首页| 首页| 企业概况| 项目动态| 企业形象| 业务单元|
首页 您当前位置:澳门新普京官网 > 首页 >

连云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

  申请人卞少冬诉被申请人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信医药公司)履行劳动合同争议案,本委受理后,申请人卞少冬及委托代理人方益,被申请人科信医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昭盛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诉称:其于1995年12月入职原连云港制药厂,2000年连云港制药厂改制,申请人被分配到由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的江苏恒瑞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从事医药销售工作,属于湘闽浙赣大区,分配在浙江金华办事处。2014年12月恒瑞医药销售公司更名为科信医药公司。自2009年起,由于申请人无法完成医药销售任务,办事处即不再安排申请人工作,而是每月支付生活费并缴纳社会保险至今。2019年1月5日,申请人在浙江突发脑溢血入院治疗,神志模糊不清,生活不能自理,语言表达困难,同年5月15日,申请人再次入院治疗时发现职工医疗保险被停,无法享受医疗待遇,此时才得知科信医药公司已于2019年2月13日解除了与申请人的劳动合同。申请人处于法定医疗期内,被申请人的行为违反了“不能与医疗期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的相关规定,因此造成申请人无法享受医疗保险待遇。被申请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现请求:1.裁决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违法,继续履行与申请人的劳动合同。2.裁决被申请人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造成的医疗费损失6958.17元。

  1.婺城区第一人民医院出院记录复印件,证明申请人2019年1月5日突发脑梗死而住院治疗。

  2.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出院记录(2019年1月),证明申请人继续治疗至2019年1月22日出院,医嘱申请人出院后仍需继续语言功能锻炼康复治疗,处于医疗期内。

  3.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证明申请人2019年5月住院治疗时发现医疗保险缴费被停止,不能享受医疗保险待遇,才从被申请人处得到该通知书,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时申请人仍处于医疗期。

  4.2019年5月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病历、发票及费用清单,证明因申请人的病情需要进行二次治疗,由于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致使申请人无法享受医疗保险待遇而自费住院治疗。

  5.银行流水、养老保险个人账户明细表,证明被申请人一直没有安排申请人工作而支付生活费及缴纳社会保险。

  被申请人辩称:一、申请人自2002年2月21日入职至2019年2月13日劳动关系解除,未向被申请人提交内部退养申请、未与被申请人签署内部退养协议。申请人2009年时年35周岁,不符合集团内部退养标准“男满53周岁,女满48周岁”的年龄条件。二、申请人自2010年1月起不再前往办事处工作,但每月仍从办事处领取工资2150元(含基本工资1800元及差旅补贴350元)。申请人离开办事处后再未与被申请人及办事处做任何联系,续签合同均通过邮寄进行。三、2018年底,新任金华办事处主任潘彬洲上任后,将申请人长期离岗(自2010年1月离岗)情况上报被申请人人力资源部。被申请人于2019年1月2日收到潘彬洲上报人员异常的情形,并于当天通过申请人在被申请人处所登记手机号码()与其联系,多次尝试均未能联系到申请人。被申请人于2019年1月10日通过EMS(单号30)向申请人合同登记住址寄送书面通知,要求申请人于2019年1月17日前前往公司人力资源部报到,信件于2019年1月12日被退回,2019年1月23日,被申请人于江苏商报登报公告通知申请人于2019年1月30日前前往公司人力资源部报到,申请人未在指定时间前来。申请人上述行为已违反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乙方不履行请假手续或履行请假手续没有得到公司人力资源部批准,连续不在工作岗位时间超过五天或者一年累计时间超过十天的,视为严重违法用人单位规章制度。”。被申请人于2019年2月12日发函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就参照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解除与申请人一事征求工会意见,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于当天同意处理决定。被申请人于2019年2月13日通过EMS(单号30)向被答辩人合同登记住址寄送《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通知解除劳动合同时间为2019年2月13日,邮局于2019年2月14日通知无法送达,2019年2月15日被申请人通过江苏商报公告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日期为2019年2月13日。四、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理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并非申请人所称第四十二条第三项。五、申请人主张的医疗费与被申请人无关联。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理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请求依法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2.限期报到通知书及邮寄记录,证明被申请人于2019年1月10日书面要求申请人在指定时间前来报到,邮局未能投递并退回。

  3.限期报到公告,证明被申请人于2019年1月23日登报公告,要求申请人于指定时间前来报到。

  4.通知工会函,证明被申请人于2019年2月12日上报集团工会征求申请人处理意见,同日集团工会同意并批复。

  5.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及邮寄记录,证明被申请人于2019年2月13日通过邮寄书面告知申请人劳动关系解除,邮局未能投递并退回。

  6.解除劳动合同公告,证明公司于2019年2月15日登报公告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解除日期为2019年2月13日。

  7.金华市婺城区艺格声光技术工作室(以下简称艺格工作室)企业年报,证明申请人2013年3月19日在金华市婺城区知识产权管理局登记注册,其经营者即本案申请人在2016年年报登记联系电话为即申请人联系电线.

  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表示申请人在知晓被申请人的规章制度的情况下未履行病假手续,也未通过家人代为履行告知及病假申请手续,相关医疗期并未成立;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在解除劳动关系后申请人所支付的相关诊疗费用与被申请人无关;证据5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被申请人承担申请人在劳动关系解除前的工资薪金及社会保险均属法定义务,但事实是申请人并未向被申请人提供任何劳动。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所举证据1的三性无异议;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申请人并未收到限期报到通知书,故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到指定地点报到;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登报后给申请人的报到时间过短,且江苏商报并不是大众所知晓的,申请人无法通过该报纸获取信息;证据4的三性有异议,认为该份证据中工会盖章较为模糊,也没有相关负责人签字,无法反映工会同意解除申请人的线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申请人在邮寄期限报到通知的时候已明知向申请人寄送的邮寄地址不能送达,却再次向不能送达的地址邮寄解除劳动合同书,被申请人明显存在故意,以至于申请人无法在第一时间知晓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登报的江苏商报并不是大众所知晓的,申请人无法通过该报纸获取信息,应选取连云港市常见的报纸如苍梧晚报等大家熟知的报纸进行登报;证据7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表示工商营业执照中经营者虽为申请人,但申请人并不是实际经营者,另外,2016年年报登记的联系电话虽为申请人的联系电话,但并不影响申请人与被申请人间的劳动关系;证据8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2019年3月11日完成的2018年年报的申报与申请人并没有直接关系,且申请人在此期间一直处于生病治疗状态,恰恰证明申请人并不是艺格工作室的实际经营者;证据9的三性不予认可,认为该文件落款为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但并没有盖章,且被申请人是在该文件之后成立的。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举证和质证意见,对申请人所举全部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对被申请人所举证据1-3、5-8

  本委查明:2014年3月13日,被申请人(合同甲方)与申请人(合同乙方)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书,该合同期限为自当日起至2019年3月12日止,合同约定乙方从事医药代表工作,乙方在合同书中填写其住址为“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陇海路48-4幢302室”。合同约定严重违反甲方依法制定的规章制度的,甲方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合同第十一条第3条约定“乙方不履行请假手续或履行书面请假手续没有得到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的批准,连续不在工作岗位时间超过五天或者一年以内累计时间超过十天的,视为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第8项约定“乙方所填写住址将作为甲方给乙方送达各种通知、文件、决定、制度等的邮寄送达地址。在劳动合同订立后,如果乙方所填写地址发生变动,乙方必须在变动以后的三个工作日内,将变动后的住址书面告知甲方。否则由此产生的责任由乙方承担。”申请人2019年1月5日因脑梗死、高血压病入院治疗,当月9日出院;2019年1月10日因脑梗死、高血压病及糖尿病入院治疗,当月22日出院。该期间,申请人均未履行请假手续,也无家属代为履行请假手续。2019年1月10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劳动合同书中书写的地址寄送《限期报到通知》,快件填写的收件人手机号码为,通知限期报到时间为2019年1月17日前,该快件于当月12日因“无此号、电话长期无

  法接通”被退回。被申请人于2019年1月23日在江苏商报登载公告,公告大意为通知申请人2019年1月30日前到恒瑞医药行政大楼606室人力资源部报到,逾期未报到将视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并将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申请人在限期内未到指定地点报到。2019年2月12日,被申请人向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去函,函件大意为申请人因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公司将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决定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并以此请求工会提出意见,当日,工会作出同意的签收意见。2019年2月13日,被申请人通过EMS向申请人寄送《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该快件于当月15日因“无此地址、电话不通、拒接”被退回,当日,被申请人通过江苏商报登载公告,公告大意为被申请人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关系,时间为2019年2月13日。被申请人为申请人缴纳社会保险费至2019年2月。2019年5月15日至5月17日,申请人在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产生医疗费6958.17元。另查明,申请人的联系电话为。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及相关书证等证据证明。

  连续不在工作岗位时间已超过五天,其虽因生病需要住院治疗,但其未以任何形式履行请假手续,在此情形下,被申请人依申请人自行书写的住址向其寄送报到通知,未能妥投被退回后,被申请人又在江苏商报登报通知申请人报到,申请人均未能在限期内报到或请假,符合双方合同约定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情形。被申请人以申请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关系,且先后通过邮寄、公告的方式向申请人送达该解除劳动合同通知,符合法律规定。申请人表示被申请人寄送文书的地址因拆迁早已不复存在,但申请人并未依据合同约定向被申请人书面告知其新住址,且被申请人在寄送的面单中填写的联系电话为申请人正在使用的确认无误的电话号码,故申请人应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即本委认为被申请人的邮寄送达并无不当。申请人提出被申请人登载相关信息的报纸并非大众知晓的报纸,而认为应该通过连云港市大众知晓的相关报刊公告。本委认为,江苏商报为省级报刊,受众并不亚于连云港市的市级报刊,故本委对申请人的该主张不予采信。申请人严重违反被申请人规章制度的事实清楚,而法律关于医疗期内不得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中并不包含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情形,故被申请人解除申请人劳动合同的事实清楚、法律依据明确,且被申请人解除申请人劳动合同关系已经通过向工会告知的法定程序,即被申请人并未构成违法解除申请人的事实。对于申请人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仲裁请求,因无事实依据,本委不予支持。对于申请人的医疗费损失请求,是基于被申请人违法解除申请人劳动合同为前提,而被申请人的解除行为并未违法,故申请人主张的医疗费损失不能成立,即本委对申请人的该项仲裁请求不予支持。本案经调解不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十条、第五十一条的规定,当事人对本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当事人期满不起诉的,仲裁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一方当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 上一篇:华润双鹤子公司一药品中标价相差45倍
  • 下一篇:没有了
  • 版权所有:澳门新普京官网
    手机版链接